《在世》第9、10章在线阅读(余华著长篇小说)

 公司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3-03 00:30
本文摘要:第九章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,替我做饭烧水,侍候家珍,我轻松了许多。可是想想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,凤霞早就是二喜的人了,不能在家里呆得太久。我和家珍商量了一下,怎么也得让凤霞回去了,就把凤霞赶走了。我是用手一推一推把她推出村口的,村里人见了嘻嘻笑,说没见过像我这样的爹。 我听了也嘻嘻笑,心想村里谁家的女儿也没像凤霞对她爹娘这么好,我说:“凤霞只有一小我私家,服侍了我和家珍,就服侍不了我的偏头女婿了。”凤霞被我赶回城里,过了没多久又回来了,这次连偏头女婿也来了。

leyu乐鱼电竞官网

第九章农忙时凤霞来住了几天,替我做饭烧水,侍候家珍,我轻松了许多。可是想想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,凤霞早就是二喜的人了,不能在家里呆得太久。我和家珍商量了一下,怎么也得让凤霞回去了,就把凤霞赶走了。我是用手一推一推把她推出村口的,村里人见了嘻嘻笑,说没见过像我这样的爹。

我听了也嘻嘻笑,心想村里谁家的女儿也没像凤霞对她爹娘这么好,我说:“凤霞只有一小我私家,服侍了我和家珍,就服侍不了我的偏头女婿了。”凤霞被我赶回城里,过了没多久又回来了,这次连偏头女婿也来了。

两小我私家在远处拉着手走来,我很远就看到了他们,不用看二喜的偏脑壳,就看拉着手我也知道是谁了。二喜提着一瓶黄酒,咧着嘴笑个不停。凤霞手里挎着个小竹篮子,也像二喜一样笑。我想是什么好事,这么兴奋。

到了家里,二喜把门关上,说:“爹,娘,凤霞有啦。”凤霞有孩子了,我和家珍嘴一咧也都笑了。我们四小我私家笑了半晌,二喜才想起来手里的黄酒,走到床边将酒放在小方桌上,凤霞从篮里拿出碗豆子。

我说:“都到床上去,都到床上去。”凤霞坐抵家珍身旁,我拿了四只碗和二喜坐一头。二喜给我倒满了酒,给家珍也倒满,又去给凤霞倒,凤霞捏住酒瓶连连摇头,二喜说:“今天你也喝。

”凤霞像是听懂了二喜的话,不再摇头。我们端起了碗,凤霞喝了一口皱皱眉,去看家珍,家珍也在皱眉,她抿着嘴笑了。我和二喜都是一口把酒喝干,一碗酒下肚,二喜的眼泪掉了出来,他说:“爹,娘,我是做梦也想不到会有今天。”一听这话,家珍眼睛马上就湿了,看着家珍的样子,我眼泪也下来了,我说:“我也想不到,先前最怕的就是我和家珍死了凤霞怎么办,你娶了凤霞,我们心就定了,有了孩子更好了,凤霞以后死了也有人收作。

”凤霞看到我们哭,也眼泪汪汪的。家珍哭着说:“要是有庆在世就好了,他是凤霞带大的,他和凤霞亲着呢,有庆看不到今天了。”二喜哭得更凶了,他说:“要是我爹娘还在世就好了,我娘死的时候捏住我的手不愿放。

”四小我私家越哭越伤心,哭了一阵,二喜又笑了,他指指那碗豆子说:“爹,娘,你们吃豆子,是凤霞做的。”我说:“我吃,我吃,家珍,你吃。”我和家珍看来看去,两小我私家都笑了,我们马上就会有外孙了。

那天四小我私家哭哭笑笑,一直到天黑,二喜和凤霞才回去。凤霞有了孩子,二喜就更疼爱她。到了夏天,屋里蚊子多,又没有蚊帐,天一黑二喜便躺到床上去喂蚊子,让凤霞在外面坐着纳凉,等把屋里的蚊子喂饱,不再咬人了,才让凤霞进去睡。有频频凤霞进去看他,他就焦虑,一把将凤霞推出去。

这都是二喜家的邻人告诉我的,她们对二喜说:“你去买顶蚊帐。”二喜笑笑不作声,瞅空儿才对我说:“债不还清,我心里不踏实。”看着二喜身上被蚊子咬获得处都是红点,我也心疼,我说:“你别这样。

”二喜说:“我一小我私家,蚊子多咬几口捡不了什么自制,凤霞可是两小我私家啊。”凤霞是在冬天里生孩子的,那天雪下得很大,窗户外面什么都看不清楚。凤霞进了产房一夜都没出来,我和二喜在外面越等越怕,一有医生出来,就上去问,知道还在生,便有些放心。

到天快亮时,二喜说:“爹,你先去睡吧。”我摇摇头说:“心悬着睡不着。

”二喜劝我:“两小我私家不能绑在一起,凤霞生完了孩子还得有人照应。”我想想二喜说得也对,就说:“二喜,你先去睡。”两小我私家推来推去,谁也没睡。到天完全亮了,凤霞还没出来,我们又怕了,比凤霞晚进去的女人都生完孩子出来了。

我和二喜哪还坐得住,凑到门口去听内里的声音,听到有女人在叫唤,我们才放心,二喜说:“苦了凤霞了。”过了一会,我以为差池,凤霞是哑吧,不会叫唤的,这么对二喜说,二喜的脸一下子白了,他跑到产房门口拚命喊:“凤霞,凤霞。”内里出来个医生朝二喜喊道:你叫什么,出去。”二喜呜呜地哭了,他说:“我女人怎么还没出来。

”旁边有人对我们说:“生孩子有快的,也有慢的。”我看看二喜,二喜看看我,想想可能是这样,就坐下来再等着,心里还是咚咚乱跳。没多久,出来一个医生问我们:“要大的?还是要小的?”她这么一问,把我们问傻了,她又说:“喂,问你们呢?”二喜扑通跪在了她跟前,哭着喊:“医生,救救凤霞,我要凤霞。

”二喜在地上哇哇地哭,我把他扶起来,劝他别这样,这样伤身体,我说:“只要凤霞没事就好了,俗话说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二喜呜呜地说:“我儿子没了。”我也没了外孙,我脑壳一低也呜呜地哭了。到了中午,内里有医生出来说:“生啦,是儿子。

”二喜一听急了,跳起来叫道:“我没要小的。”医生说:“大的也没事。”凤霞也没事,我眼前就晕晕乎乎了,年龄一大,身体折腾不起啊。

二喜兴奋坏了,他坐在我旁边身体直抖,那是笑得太厉害了。我对二喜说:“现在心放下了,能睡觉了,过会再来替你。”谁推测我一走凤霞就失事了,我走了才几分钟,好几个医生跑进了产房,还拖着氧气瓶。

凤霞生下了孩子后大出血,天黑前断了气。我的一双后代都是生孩子上死的,有庆死是别人生孩子,凤霞死在自己生孩子。

那天雪下得特别大,凤霞死后躺到了那间小屋里,我去看她一见到那间屋子就走不进去了,十多年前有庆也是死在这里的。我站在雪里听着二喜在内里一遍遍叫着凤霞,心里疼得蹲在了地上。

雪花飘着落下来,我看不清那屋子的门,只听到二喜在内里又哭又喊,我就叫二喜,叫了好几声,二喜才在内里允许一声,他走到门口,对我说:“我要大的,他们给了我小的。”我说:“我们回家吧,这家医院和我们前世有仇,有庆死在这里,凤霞也死在这里。二喜,我们回家吧。”二喜听了我的话,把凤霞背在身后,我们三小我私家往家走。

那时候天黑了,街上全是雪,人都见不到,西冬风呼呼吹来,雪花打在我们脸上,像是沙子一样。二喜哭得声音都哑了,走一段他说:“爹,我走不动了。

”我让他把凤霞给我,他不愿,又走了几步他蹲了下去,说:“爹,我腰疼得不行了。”那是哭的,把腰哭疼了。回到了家里,二喜把凤霞放在床上,自己坐在床沿上盯着凤霞看,二喜的身体都缩成一团了。我不用看他,就是去看他和凤霞在墙上的影子,也让我难受的看不下去。

那两个影子又黑又大,一个躺着,一个像是跪着,都是一动不动,只有二喜的眼泪在动,让我看到一颗一颗大黑点在两小我私家影中间滑着。我就跑到灶间,去烧些水,让二喜喝了暖暖身体,等我烧开了水端已往时,灯熄了,二喜和凤霞睡了。那晚上我在二喜他们灶间坐到天亮,外面的风呼呼地响着,有一阵子下起了雪珠子,打在门窗上沙沙乱响,二喜和凤霞睡在里屋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,寒风从门缝冷嗖嗖地钻进来,吹得我两个膝盖又冷又疼,我心里就跟结了冰似的一阵阵发麻,我的一双后代就这样都去了,到了那种时候想哭都没有了眼泪。

我想想家珍那时还睁着眼睛等我回去报信,我出来时她一遍一遍嘱咐我,等凤霞一生下来赶快回去告诉她是男还是女。凤霞一死,让我怎么回去对她说?有庆死时,家珍差点也一起去了,如今凤霞又死到她前面,做娘的心里怎么受得住。第二天,二喜背着凤霞,随着我回抵家里。那时还下着雪,凤霞身上像是盖了棉花似的差不多全白了。

一进屋,看抵家珍坐在床上,头发乱糟糟的,脑壳靠在墙上,我就知道她心里明确凤霞失事了,我已经连着两天两夜没回家了。我的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,二喜原来已经不哭了,一看抵家珍又呜呜地哭起来,他嘴里叫着:“娘,娘……”家珍的脑壳动了动,脱离了墙壁,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二喜背脊上的凤霞。我帮着二喜把凤霞放到床上,家珍的脑壳就低下往复看凤霞,那双眼睛定定的,像是快从眼眶里突出来了。我是怎么也想不抵家珍会是这么一付样子,她一颗泪水都没掉出来,只是看着凤霞,手在凤霞脸上和头发上摸着。

二喜哭得蹲了下去,脑壳靠在床沿上。我站在一旁看着家珍,心里不知道她接下去会怎么样。

那天家珍没有哭也没有喊,只是偶然地摇了摇头。凤霞身上的雪逐步融化了以后,整张床上都湿淋淋了。

凤霞和有庆埋在了一起。那时雪愣住了,阳光从天上照下来,西冬风刮得更凶了,呼呼直响,差不多盖住了树叶的响声。埋了凤霞,我和二喜抱着锄头铲子站在那里,风把我们两小我私家吹得都快站不住了。

满地都是雪,在阳光下面白晃晃刺得眼睛疼,只有凤霞的坟上没有雪,看着这湿漉漉的土壤,我和二喜谁也抬不动脚走开。二喜指指紧挨着的一块空隙说:“爹,我死了埋在这里。”我叹了口吻对二喜说:“这块就留给我吧,我怎么也会死在你前面的。

”埋掉了凤霞,孩子也可以从医院里抱出来了。二喜抱着他儿子走了十多里路来我家,把孩子放在床上,那孩子睁开眼睛时皱着眉,两个眼珠子瞟来瞟去,不知道他在看什么。看着孩子这副容貌,我和二喜都笑了。

家珍是一点都没笑,她眼睛定定地看着孩子,手指放在他脸旁,家珍当初的神态和看死去的凤霞一模一样,我其时心里七下八下的,家珍的容貌吓住了我,我不知道家珍是怎么了。厥后二喜抬起脸来,一看抵家珍他连忙不笑了,垂着手臂站在那里不知怎么才好。过了良久,二喜才轻声对我说:“爹,你给孩子取个名字。”家珍那时开口说话了,她声音沙沙地说:“这孩子生下来没有了娘,就叫他苦根吧。

”凤霞死后不到三个月,家珍也死了。家珍死前的那些日子,常对我说:“福贵,有庆,凤霞是你送的葬,我想到你会亲手埋掉我,就放心了。”她是知道自己快要死了,反倒显得很放心。

那时候她已经没力气坐起来了,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耳朵还很灵,我收工回家推开门,她就会睁开眼睛,嘴巴一动一动,我知道她是在对我说话,那几天她特别爱说话,我就坐在床上,把脸凑下去听她说,那声音轻得跟心跳似的。人啊,在世时受了再多的苦,到了快死的时候也会想个法子来宽慰自己,家珍到那时也想通了,她一遍一各处对我说:“这辈子也快过完了,你对我这么好,我也心满足足,我为你生了一双后代,也算是酬金你了,下辈子我们还要在一起过。”家珍说到下辈子还要做我的女人,我的眼泪就掉了出来,掉到了她脸上,她眼睛眨了两下微微笑了,她说:“凤霞、有庆都死在我前头,我心也定了,用不着再为他们费心,怎么说我也是做娘的女人,两个孩子在世时都孝顺我,做人能做成这样我该知足了。”她说我:“你还得好好活下去,另有苦根和二喜,二喜其实也是自己的儿子了,苦根长大了会和有庆一样对你会好,会孝顺你的。

”家珍是在中午死的,我收工回家,她眼睛睁了睁,我凑已往没听到她说话,就到灶间给她熬了碗粥。等我将粥端已往在床前坐下时,闭着眼睛的家珍突然捏住了我的手,我想不到她还会有这么大的力气,心里吃了一惊,悄悄抽了抽,抽不出来,我赶快把粥放在一把凳子上,腾脱手摸摸她的额头,还温暖着,我才有些放心。家珍像是睡着一样,脸看上去安平静静的,一点都看不出难受来。

谁知没一会,家珍捏住我的手凉了,我去摸她的手臂,她的手臂是一截一截的凉下去,那时候她的两条腿也凉了,她全身都凉了,只有胸口另有一块地方温暖着,我的手贴在家珍胸口上,胸口的热气像是从我手指缝里一点一点漏了出来。她捏住我的手厥后一松,就瘫在了我的胳膊上。“家珍死得很好。”福贵说。

谁人时候下午即将已往了,在田里干活的人开始三三两两走上田埂,太阳挂在西边的天空上,不再那么耀眼,酿成了通红一轮,涂在一片红光闪闪的云层上。福贵微笑地看着我,西落的阳光照在他脸上,显得格外精神。他说:“家珍死得很好,死得平平安安,干洁净净,死后一点是非都没留下,不像村里有些女人,死了另有人说闲话。”坐在我劈面的这位老人,用这样的语气谈论着十多年前死去的妻子,使我心田涌上一股难言的温情,好像是一片青草在风中摇曳,我看到平静在遥远处颠簸。

四周的人脱离后的田野,出现了舒展的姿态,看上去是那么的辽阔,天边无际,在夕阳之中如同水一样泛出片片光线。福贵的两只手搁在自己腿上,眼睛眯缝着看我,他还没有站起来的意思,我知道他的讲述还没有竣事。我心想趁他站起来之前,让他把一切都说完吧。

我就问:“苦根现在有多大了。”福贵的眼睛里流出了奇妙的神色,我分不清是悲凉,还是欣慰。他的眼光从我头发上飘已往,往远处看了看,然后说:“要是按年头算,苦根今年该有十七岁了。

”家珍死后,我就只有二喜和苦根了。二喜花钱请人做了个背兜,苦根便整天在他爹背脊上了,二喜干活时也就更累,他干搬运活,拉满满一车货物,还得背着苦根,呼哧呼哧的气都快喘不外来了。身上还背着个包裹,内里塞着苦根的尿布,有时天气阴沉,尿布没干,又没换的,只幸亏板车上绑三根竹竿,两根竖着,一根横着,上面晾着尿布。

城里的人见了都笑他,和二喜一起干活的同伴都知道他苦,见到有人笑话二喜,就骂道:“你他娘的再笑?再笑就让你哭。”苦根在背兜里一哭,二喜听哭声就知道是饿了,还是拉尿了,他对我说:“哭得声音长是饿了,哭得声音短是屁股那地方难受了。”也真是,苦根拉屎撒尿后哭起来嗯嗯的,起先还以为他是在笑。这么小的人就知道哭得纷歧样。

那是心疼他爹,一下子就告诉他爹他想干什么,二喜也用不着往返折腾了。苦根饿了,二喜就放下板车去找正在奶孩子的女人,递上一毛钱轻声说:“求你喂他几口。”二喜不像别人家孩子的爹,是看着孩子长大。

二喜以为苦根背在身上又沉了一些,他就知道苦根又大了一些。做爹的心里自然兴奋,他对我说:“苦根又沉了。

”我进城去看他们,常看到二喜拉着板车,汗淋淋地走在街上,苦根在他的背兜里小脑壳吊在外面一摇一摇的。我看二喜太累,劝他把苦根给我,带到乡下去。二喜不允许,他说:“爹,我离不了苦根。”幸亏苦根很快大起来,苦根能走路了,二喜也轻松了一些,他装卸时让苦根在一旁玩,拉起板车就把苦根放到车上。

苦根大一些后也知道我是谁了,他经常听到二喜叫我爹,便记着了。我每次进城去看他们,坐在板车里的苦根一看到我,马上尖声叫起来,他朝二喜喊:“爹,你爹来了。”这孩子还在他爹背兜里时,就会骂人了,生气时小嘴巴噼辟啪啪,面庞涨得通红,谁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,只看到唾沫从他嘴里飞出来,只有二喜知道,二喜告诉我:“他在骂人呢。”苦根会走路会说几句话后,就更精了,一看到此外孩子手里有什么好玩的,嘻嘻笑着拚命招手,说:“来,来,来。

”此外孩子走到他跟前,他伸手便要去抢人家里的工具,人家不给他,他就翻脸,气冲冲地赶人家走,说:“走,走,走。”没了凤霞,二喜是再也没有回过魂来,他原来说话不多,凤霞一死,他话就更少了,人家说什么,他嗯一下算是也说了,只有见到我才多说几句。

苦根成了我们的命脉,他越往大里长,便越像凤霞,越是像凤霞,也就越让我们看了心里难受。二喜有时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了出来,我这个做丈人的便劝他:“凤霞死了也有些日子了,能忘就忘掉她吧。”那时苦根有三岁了,这孩子坐在凳子上摇晃着两条腿,正使劲在听我们说话,眼睛睁得很圆。

二喜歪着脑壳想什么,过了一会才说:“我只有这点想想凤霞的福份。”厥后我要回村里去,二喜也要去干活了,我们一起走了出去。

一到外面,二喜贴着墙壁走起来,歪着脑壳走得飞快,像是怕人认出他来似的,苦根被他拉着,走得跌跌冲冲,身体都斜了。我也欠好说他,我知道二喜是没有了凤霞才这样的。

邻人家的人见了便朝二喜喊:“你走慢点,苦根要跌倒啦。”二喜嗯了一下,还是飞快地往前走。苦根被他爹拉着,身体歪来歪去,眼睛却骨碌骨碌地转来转去。

到了转弯的地方,我对二喜说:“二喜,我回去啦。”二喜这才站住,翘了翘肩膀看我,我对苦根说:“苦根,我回去了。

”苦根朝我招招手尖声说:“你走吧。”我只要一闲下来就往城里去,我在家里呆不住,苦根和二喜在城里,我总以为城里才像是我的家,回到村里孤伶伶一人心里不踏实。有频频我把苦根带到村里住,苦根倒没什么,兴奋得满村跑,让我帮他去捉树上的麻雀,我说我怎么捉呀,这孩子手往上指了指说:“你爬上去。

”我说:“我会摔死的,你不要我的命了?”他说:“我不要你的命,我要麻雀。”苦根在村里过得挺自在,只是苦了二喜,二喜是一天不见苦根就受不了,天天干完了活,累的人都没力气了,还要走十多里路来看苦根,第二天一早起床又进城去干活了。我想想这样不是个措施,往后天黑前就把苦根送回去。

家珍一死,我也就没有了牵挂,到了城里,二喜说:“爹,你就住下吧。”我便在城里住上几天。我要是那么住下去,二喜心里也愿意,他常说家里有三代人总比两代人好,可我不能让二喜养着,我手脚还算利索,能挣钱,我和二喜两小我私家挣钱,苦根的日子过起来就阔气多了。第十章这样的日子过到苦根四岁那年,二喜死了。

二喜是被两排水泥板夹死的。干搬运这活,一不小心就磕破碰伤,可丢了命的只有二喜,徐家的人命都苦。那天二喜他们几小我私家往板车上装水泥板,二喜站在一排水泥板前面,吊车吊起四块水泥板,不知出了什么差错,竟然往二喜那里去了,谁都没看到二喜在内里,只听他突然大呼一声:“苦根。”二喜的同伴告诉我,那一声喊把他们全吓住了,想不到二喜竟有这么大的声音,像是把胸膛都喊破了。

他们看到二喜时,我的偏头女婿已经死了,身体贴在那一排水泥板上,除了脚和脑壳,身上全给挤扁了,连一根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,血肉跟浆糊似的粘在水泥板上。他们说二喜死的时候脖子突然伸直了,嘴巴张得很大,那是在喊他的儿子。苦根就在不远处的池塘旁,往水里扔石子,他听到爹临死前的喊叫,便扭已往叫:“叫我干什么?”他等了一会,没听到爹继续喊他,便又扔起了石子。直到二喜被送到医院里,知道二喜死了,才有人去叫苦根:“苦根,苦根,你爹死啦。

”苦根不知道死究竟是什么,他转头允许了一声:“知道啦。”就再没理睬人家,继续往水里扔石子。

那时候我在田里,和二喜一起干活的人跑来告诉我:“二喜快死啦,在医院里,你快去。”我一听说二喜失事了被送到医院里,马上就哭了,我对那人喊:“快把二喜抬出去,不能去医院。”那人呆呆看着我,以为我疯了,我说:“二喜一进那家医院,命就难保了。

”有庆,凤霞都死在那家医院里,没想到二喜到头来也死在了那里。你想想,我这辈子三次看到那间躺死人的小屋子,内里三次躺过我的亲人。我老了,受不住这些。去领二喜时,我一见那屋子,就摔在了地上。

我是和二喜一样被抬出那家医院的。二喜死后,我便把苦根带到村里来住了。脱离城里那天,我把二喜屋里的用具给了那里的邻人,自己挑了几样轻便的带回来。我拉着苦根走时,天快黑了,邻人家的人都走过来送我,送到街口,他们说:“以后多回来看看。

”有几个女的还哭了,她们摸着苦根说:“这孩子真是命苦。”苦根不喜欢她们把眼泪掉到他脸上,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地催我:“走呀,快走呀。”那时候天冷了,我拉着苦根在街上走,凉风呼呼地往脖子里灌,越走心里越冷,想想从前热热闹闹一家人,到现在只剩下一老一小,我心里苦得连叹息都没有了。

可看看苦根,我又宽慰了,先前是没有这孩子的,有了他比什么都强,香火还会往下传,这日子还得好好过下去。走到一家面条店的地方,苦根突然响亮地喊了一声:“我不吃面条。”我想着自己的心事,没注意他的话,走到了门口,苦根又喊了:“我不吃面条。”喊完他拉住我的手不走了,我才知道他想吃面条,这孩子没爹没娘了,想吃面条总该给他吃一碗。

我带他进去坐下,花了九分钱买了一碗小面,看着他嗤溜嗤溜地吃了下去,他吃得满头大汗,出来时舌头还在嘴唇上舔着,对我说:“明天再来吃好吗?”我点颔首说:“好。”走了没多远,到了一家糖果店前,苦根又拉住了我,他仰着脑壳认真地说:“原来我还想吃糖,吃过了面条,我就不吃了。

”我知道他是在变个法子想让我给他买糖,我手摸到口袋,摸到个两分的,想了想后就去摸了个五分出来,给苦根买了五颗糖。苦根到了家说是脚疼得厉害,他走了那么多路,走累了。

我让他在床上躺下,自己去烧些热水,让他烫烫脚。烧好了水出来时,苦根睡着了,这孩子把两只脚架在墙上,睡得呼呼的。看着他这副样子,我笑了。

脚疼了架在墙上舒服,苦根这么小就会自己照顾自己了。随即心里一酸,他还不知道再也见不着自己的爹了。这天晚上我睡着后,总以为心里闷的发慌,醒来才知道苦根的小屁股全压在我胸口上了,我把他的屁股移已往。

过了没多久,我刚要入睡时,苦根的屁股一动一动又移到我胸口,我伸手一摸,才知道他尿床了,下面湿了一大块,难怪他要把屁股往我胸口上压。我想就让他压着吧。第二天,这孩子想爹了。

我在田里干活,他坐在田埂上玩,玩着玩着突然问我:“是你送我回去?还是爹来领我?”村里人见了他这容貌,都摇着头说他可怜,有一小我私家对他说:“你不回去了。”他摇了摇脑壳,认真地说:“要回去的。”到了薄暮,苦根看到他爹还没有来,有些急了,小嘴巴翻上翻下把话说得飞快,我是一句也没听懂,我想着他可能是在骂人了,末了,他抬起脑壳说:“算啦,不来接就不来接,我是小孩认不了路,你送我回去。

”我说:“你爹不会来接你,我也不能送你回去,你爹死了。”他说:“我知道他死了,天都黑了还不来领我。”我是那天晚上躺在被窝里告诉他死是怎么回事,我说人死了就要被埋掉,在世的人就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这孩子先是畏惧地哆嗦,随后想到再也见不到二喜,他呜呜地哭了,小面庞贴在我脖子上,热乎乎的眼泪在我胸口流,哭着哭着他睡着了。过了两天,我想该让他看看二喜的坟了,就拉着他走到村西,告诉他,哪个坟是他外婆的,哪个是他娘的,另有他娘舅的。我还没说二喜的坟,苦根伸手指指他爹的坟哭了,他说:“这是我爹的。

”我和苦根在一起过了半年,村里包产到户了,日子过起来也就更难。我家分到一亩半地。我没法像从前那样混在村里人中间干活,累了还能偷偷懒。现在田里的活是不停地叫唤我,我不去干,就谁也不会去替我。

乐鱼电竞

年龄一大,人就不行了,腰是天天都疼,眼睛看不清工具。从前挑一担菜进城,一口吻便到了城里,如今是走走歇歇,歇歇走走,天亮前两个小时我就得动身,要不去晚了菜会卖不出去,我是笨鸟先飞。

这下苦了苦根,这孩子总是睡得最香的时候,被我一把拖起来,两只手抓住后面的箩筐,随着我半开半闭着眼睛往城里走。苦根是个好孩子,到他完全醒了,看我挑着担子太沉,总是愣住歇一会,他就从两只箩筐里拿出两颗菜抱到胸前,走到我前面,还时时回过头来问我:“轻些了吗?”我心里兴奋啊,就说:“轻多啦。”说起来苦根才刚满五岁,他已经是我的好辅佐了。

我走到那里,他就跟到那里,和我一起干活,他连稻子都市割了。我花钱请城里的铁匠给他打了一把小镰刀,那天这孩子兴奋坏了,平日里带他进城,一走过二喜家那条胡同,这孩子呼地一下窜进去,找他的小同伴去玩,我怎么叫他,他都不允许。那天说是给他打镰刀,他扯住我的衣服就没有放开过,和我一起在铁匠铺子前站了半晌,进来一小我私家,他就要指着镰刀对那人说:“是苦根的镰刀。”他的小同伴找他去玩,他扭了扭头自得洋洋地说:“我现在没光阴跟你们说话。

”镰刀打成了,苦根睡觉都想抱着,我不让,他就说放到床下面。早晨醒来第一件事即是去摸床下的镰刀。

我告诉他镰刀越使越快,人越勤快就越有力气,这孩子眨着眼睛看了我良久,突然说:“镰刀越快,我力气也就越大啦。”苦根总还是小,割稻子自然比我慢多了,他一看到我割得快,便不兴奋,朝我叫:“福贵,你慢点。”村里人叫我福贵,他也这么叫,也叫我外公,我指指自己割下的稻子说:“这是苦根割的。”他便兴奋地笑起来,也指指自己割下的稻子说:“这是福贵割的。

”苦根年龄小,也就累得快,他时时跑到田埂上躺下睡一会,对我说:“福贵,镰刀不快啦。”他是说自己没力气了。他在田埂上躺一会,又站起来神气活现地看我割稻子,不时叫道:“福贵,别踩着稻穗啦。

”旁边田里的人见了都笑,连队长也笑了,队长也和我一样老了,他还在当队长,他家人多,分到了五亩地,紧挨着我的地,队长说:“这小子真他娘的能说会道。”我说:“是凤霞不会说话欠的。”这样的日子苦是苦,累也是累,心里可是兴奋,有了苦根,人在世就有劲头。

看着苦根一天一天大起来,我这个做外公的也一天比一天放心。到了薄暮,我们两小我私家就坐在门槛上,看着太阳掉下去,田野上红红一片闪亮着,听着村里人吆喝的声音,家里养着的两只母鸡在我们眼前走来走去,苦根和我亲热,两小我私家坐在一起,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看着两只母鸡,我常想起我爹在世时说的话,便一遍一遍去对苦根说:“这两只鸡养大了酿成鹅,鹅养大了酿成羊,羊大了又酿成牛。

我们啊,也就越来越有钱啦。”苦根听后格格直笑,这几句话他全记着了,多次他从鸡窝里掏出鸡蛋来时,总要唱着说这几句话。鸡蛋多了,我们就拿到城里去卖。

我对苦根说:“钱积够了我们就去买牛,你就能骑到牛背上去玩了。”苦根一听眼睛马上亮了,他说:“鸡就酿成牛啦。

”从那时以后,苦根天天盼着买牛这天的来到,天天早晨他睁开眼睛便要问我:“福贵,今天买牛吗?”有时去城里卖了鸡蛋,我以为苦根可怜,想给他买几颗糖吃吃,苦根就会说:“买一颗就行了,我们还要买牛呢。”一转眼苦根到了七岁,这孩子力气也大多了。这一年到了摘棉花的时候,村里的广播说第二天有大雨,我急坏了,我种的一亩半棉花已经熟了,要是雨一淋那就全完蛋。

一清早我就把苦根拉到棉花地里,告诉他今天要摘完,苦根仰着脑壳说:“福贵,我头晕。”我说:“快摘吧,摘完了你就去玩。

”苦根便摘起了棉花,摘了一阵他跑到田埂上躺下,我叫他,叫他别再躺着,苦根说:“我头晕。”我想就让他躺一会吧,可苦根一躺下便不起来了,我有些生气,就说:“苦根,棉花今天不摘完,牛也买不成啦。

”苦根这才站起来,对我说:“我头晕得厉害。”我们一直干到中午,看看泰半亩棉花摘了下来,我放心了许多,就拉着苦根回家去用饭,一拉苦根的手,我心里一怔,赶快去摸他的额头,苦根的额头烫得吓人。我才知道他是真病了,我真是老糊涂了,还逼着他干活。

回抵家里,我就让苦根躺下。村里人说生姜能治百病,我就给他熬了一碗姜汤,可是家里没有糖,想往内里撒些盐,又以为太委屈苦根了,便到村里人家那里去要了点糖,我说:“过些日子卖了粮,我再还给你们。”那家人说:“算啦,福贵。”让苦根喝了姜汤,我又给他熬了一碗粥,看着他吃下去。

我自己也吃了饭,吃完了我还得马上下地,我对苦根说:“你睡上一觉会好的。”走出了屋门,我越想越心疼,便去摘了半锅新鲜的豆子,回去给苦根煮熟了,内里放上盐。把凳子搬到床前,半锅豆子放在凳上,叫苦根吃,看到有豆子吃,苦根笑了,我走出去时听到他说:“你怎么不吃啊。

”我是薄暮才回到屋里的,棉花一摘完,我累得人架子都要散了。从田里抵家才一小段路,走到门口我的腿便哆嗦了,我进了屋叫:“苦根,苦根。

”苦根没允许,我以为他是睡着了,到床前一看,苦根歪在床上,嘴半张着能看到内里有两颗还没嚼烂的豆子。一看那嘴,我脑壳里嗡嗡乱响了,苦根的嘴唇都青了。我使劲摇他,使劲叫他,他的身体晃来晃去,就是不允许我。

我慌了,在床上坐下来想了又想,想到苦根会不会是死了,这么一想我忍不住哭了起来。我再去摇他,他还是不允许,我想他可能真是死了。

leyu乐鱼电竞官网

我就走到屋外,看到村里一个年轻人,对他说:“求你去看看苦根,他像是死了。”那年轻人看了我半晌,随后拔脚便往我屋里跑。他也把苦根摇了又摇,又将耳朵贴到苦根胸口听了良久,才说:“听不到心跳。

”村里许多人都来了,我求他们都去看看苦根,他们都去摇摇,听听,完了对我说:“死了。”苦根是吃豆子撑死的,这孩子不是嘴馋,是我家太穷,村里谁家的孩子都过得比苦根好,就是豆子,苦根也是难过能吃上。我是老昏了头,给苦根煮了这么多豆子,我老得又笨又蠢,害死了苦根。

往后的日子我只能一小我私家过了,我总想着自己日子也不长了,谁知一过又过了这些年。我还是老样子,腰还是经常疼,眼睛还是花,我耳朵倒是很灵,村里人说话,我不看也能知道是谁在说。我是有时候想想伤心,有时候想想又很踏实,家里人全是我送的葬,全是我亲手埋的,到了有一天我腿一伸,也不用担忧谁了。

我也想通了,轮到自己死时,安放心心死就是,不用盼着收尸的人,村里肯定会有人来埋我的,要不我人一臭,那气味谁也受不了。我不会让别人白白埋我的,我在枕头底下压了十元钱,这十元钱我饿死也不会去动它的,村里人都知道这十元钱是给替我收尸的谁人人,他们也都知道我死后是要和家珍他们埋在一起的。这辈子想起来也是很快就过来了,过得平平经常,我爹指望我光耀祖宗,他算是看错人了,我啊,就是这样的命。

年轻时靠着祖上留下的钱风景了一阵子,往后就越过越崎岖潦倒了,这样反倒好,看看我身边的人,龙二和春生,他们也只是风景了一阵子,到头来命都丢了。做人还是平常点好,争这个争谁人,争来争去赔了自己的命。

像我这样,说起来是越混越没前程,可寿命长,我认识的人一个挨着一个死去,我还在世。苦根死后第二年,我买牛的钱凑够了,看看自己还得活几年,我以为牛还是要买的。

牛是半小我私家,它能替我干活,闲下来时我也有个伴,心里闷了就和它说说话。牵着它去水边吃草,就跟拉着个孩子似的。

买牛那天,我把钱揣在怀里走着去新丰,那里是个很大的牛市场。途经相近一个乡村时,看到晒场上转着一群人,走已往看看,就看到了这头牛,它趴在地上,歪着脑壳吧哒吧哒掉眼泪,旁边一个赤膊男子蹲在地上霍霍地磨着牛刀,围着的人在说牛刀从什么地方刺进去最好。我看到这头老牛哭得那么伤心,心里怪难受的。

想想做牛真是可怜。累死累活替人干了一辈子,老了,力气小了,就要被人宰了吃掉。

我不忍心看它被宰掉,便脱离晒场继续往新丰去。走着走着心里总放不下这头牛,它知道自己要死了,脑壳底下都有一滩眼泪了。

我越走心里越是定不下来,厥后一想,爽性把它买下来。我赶快往回走,走到晒场那里,他们已经绑住了牛脚,我挤上去对谁人磨刀的男子说:“行行好,把这头牛卖给我吧。”赤膊男子手指试着刀锋,看了我好一会才问:“你说什么?”我说:“我要买这牛。

”他咧开嘴嘻嘻笑了,旁边的人也哄地笑起来,我知道他们都在笑我,我从怀里抽出钱放到他手里,说:“你数一数。”赤膊男子马上傻了,他把我看了又看,还搔搔脖子,问我:“你认真要买。”我什么话也不去说,蹲下身子把牛脚上的绳子解了,站起来后拍拍牛的脑壳,这牛还真智慧,知道自己不死了,一下子站起来,也不掉眼泪了。我拉住缰绳对谁人男子说:“你数数钱。

”那人把钱举到眼前像是看看有多厚,看完他说:“不数了,你拉走吧。”我便拉着牛走去,他们在后面乱哄哄地笑,我听到谁人男子说:“今天合算,今天合算。”牛是通人性的,我拉着它往回走时,它知道是我救了它的命,身体老往我身上靠,亲热得很,我对它说:“你呀,先别这么兴奋,我拉你回去是要你干活,不是把你当爹来养着的。

”我拉着牛回到村里,村里人全围上来看热闹,他们都说我老糊涂了,买了这么一头老牛回来,有小我私家说:“福贵,我看它年龄比你爹还大。”会看牛的告诉我,说它最多只能活两年三年的,我想两三年足够了,我自己恐怕还活不到这么久。谁知道我们都活到了今天,村里人又惊又奇,就是前两天,另有人说我们是——“两个老不死。

”牛到了家,也是我家里的成员了,该给它取个名字,想来想去还是以为叫它福贵好。定下来叫它福贵,我左看右看都以为它像我,心里美滋滋的,厥后村里人也开*妓滴颐橇礁龊*像,我嘿嘿笑,心想我早就知道它像我了。福贵是好样的,有时候嘛,也要偷偷懒,可人也经常偷懒,就不要说是牛了。我知道什么时候该让它干活,什么时候该让它歇一歇,只要我累了,我知道它也累了,就让它歇一会,我歇得来精神了,那它也该干活了。

老人说着站了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灰尘,向池塘旁的老牛喊了一声,那牛就走过来,走到老人身旁低下了头,老人把犁扛到肩上,拉着牛的缰绳逐步走去。两个福贵的脚上都沾满了泥,走去时都微微晃动着身体。我听到老人对牛说:“今天有庆,二喜耕了一亩,家珍,凤霞耕了也有七、八分田,苦根还小都耕了半亩。

你嘛,耕了几多我就不说了,说出来你会以为我是要羞你。话还得说回来,你年龄大了,能耕这么些田也是经心努力了。

”老人和牛徐徐远去,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,他的歌声在空旷的薄暮像风一样飘扬,老人唱道:少年去游荡,中年想掘藏,暮年做僧人。炊烟在农舍的屋顶袅袅升起,在霞光四射的空中疏散后消隐了。女人吆喝孩子的声音此起彼伏,一个男子挑着粪桶从我跟前走过,扁担吱呀吱呀一路响了已往。逐步地,田野趋向了平静,四周泛起了模糊,霞光逐渐退去。

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,黑夜从天而降了。我看到辽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,那是召唤的姿态,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后代,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。

天天转载一点有历史,有内在,有思想,可以引发共识,引发自我沉思的好章节,好书。贫苦看官老爷动动您的小手关注一下,不胜感谢。


本文关键词:《,在世,》,第,、,10章,在线阅读,余华,著,第,乐鱼电竞app

本文来源:leyu乐鱼电竞-www.jsqpmm.com